惠东青年企业家联合会网站欢迎您!
会员中心   |   免费注册   |   
青企中心
  
青企动态
青企动态
更多
冯军 炒出来的“爱国者”
来源: | 作者:hdyouth | 发布时间: 2018-05-17 | 646 次浏览 | 分享到:

从“冯五块”到“假面影帝”,冯军一直处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他似乎也很享受聚光灯下的感觉。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是冯军能在公众和媒体面前“混个脸熟”的关键。

    在理想国际大厦11层的办公室里,即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冯军也不忘“摔相机”,这是他的老习惯,也是给自己的产品做活广告。冯军拿出随身携带的爱国者T3相机,一把摔到地上,然后捡起来给记者拍了张照片,又掏出自家品牌的手机,在上面输入了一系列IP地址,嘴里还说着:“下面是见证奇迹的时刻。”过了大约1分钟,手机上出现了记者的影像。
    冯军得意地说:“这就是传说中的云服务。”无需使用电脑和数据线,照片可以通过云技术直接下载到手机上,这是爱国者公司在产品上的新应用。
要打“爱国者麻将”
    在记者看来,爱国者数码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冯军是一个擅长“忽悠”的人,比如他最近提出的一个新概念:爱国者麻将。在微博上他这样表述:“我有个雷人的建议,有可能解决一直困扰着咱中华民族的‘一个中国人是条龙,三个中国人是条虫’的团结问题!就是改革中国麻将的玩法:点炮的赢两倍,被点炮的赢一倍,另外两个无所作为的各赔1.5倍。此新规则能扭转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鼓励相互成就,就叫爱国者麻将吧!”
    麻将能产生如此大的效果吗?冯军认为游戏规则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人与人的关系,“麻将的游戏规则是:盯紧上家、看住下家,只能自己赢。你的成功就是别人的失败,为了不让别人成功,不惜勾心斗角、拆了自己的牌,多累啊。”
    冯军觉得欧洲人在这方面就更看重合作,因为他们是打桥牌的,讲究互相帮助,所以彼此之间的关系也很简单。“从更深的层面上说,这是中国文化和欧美文化的差异。比如食品,西方流行的比萨、汉堡,都是让人一眼能看清内部的东西。而我们的包子、饺子、合子、春卷……什么馅都要自己猜,累死了。打麻将也是,每个人的牌都要猜。”
    冯军觉得“包子文化”在中国企业界的表现,就是走出去的中国企业几乎都是各自为政,而不是抱成一团、通力合作。
    “所以我在2010年成立了中国企业国际化联盟。这得到了格力总裁董明珠以及汇源董事长朱新礼的极力赞成,他们也是目前和爱国者合作最多的企业。”冯军说到这里,指了指自己桌上的瓶装水,“我现在喝的就是汇源的水,而汇源公司宣布,他在全国的63个分厂以及跟着国际化联盟在全世界建立的分公司,全部都采用格力空调。韩国人就是因为比较抱团,才建立了不少国际大企业。希望‘爱国者麻将’能够让我们的企业互相帮助,创造多奇迹。”
“冯五块”的生意经
    今年43岁的冯军是中关村第二代创业者。1992年,他从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毕业后,看准了计算机行业的发展前景,放弃了令不少人艳羡的援外工作,跑到中关村大街上蹬起了三轮车,跌破了无数人的眼镜。
    在创业最早期,冯军从销售键盘、机箱的生意开始,大打低价牌。那时他每天蹬着三轮车到处跑,把批发来的计算机键盘或者机箱送到客户家门口,每次只要挣够5元钱就行。这份看起来纯属“卖苦力”的工作,让他得了一个外号“冯五块”。“我喜欢公开透明,就直接告诉人家说,我只挣5块钱,那别人还怎么好意思跟我砍价啊。”时间久了,中关村白颐路上的人只知道有个“冯五块”,却不知道有冯军。
    这个“冯五块”的胆子很大。为了证明自己卖的键盘结实耐用,他敢当着客户的面把键盘往地上摔,这个推销方式延续至今。创业仅一年,冯军便注册了自己的“华旗”公司。1997年,冯军创立了爱国者品牌,制造U盘、MP3、录音笔、数码相机、平板电脑等五花八门的消费类电子产品。但直到2011年8月,他才正式把公司更名为“爱国者”,那时的“爱国者”已经成为国内数码产品中最知名的一个品牌了。
    尽管获得了成功,但冯军承认他也曾眼红过别人。上世纪90年代的中关村,有上千家做电子产品生意的企业。当时销售走私产品是最便捷的赚钱方式,几乎没有哪个公司敢拍胸脯说自己与走私者没有关系。
    冯军当时已经号称“机箱大王”、“键盘大王”了,可是卖一个机箱、一个键盘才挣5元钱,看看人家,既轻松又不用蹬三轮,一提兜进来就赚几百万。冯军一开始也动了心,但很快想通了,“走私是非法的,现在不抓你,迟早会落网的。要是我当时眼一热也跟着走私,现在就不能坐在这里接受你的采访了。”他坚持做机箱和键盘生意,辗转于各个品牌之间,但从不碰走私品最多的电脑零部件CPU和内存条。后来国家开始打击走私产品,一大批企业倒下,冯军终于“剩者为王”,这才有了后来的“爱国者”。
“我必须是个‘坏人’”
    冯军一直是个有争议的人。从创业开始,冯军就被外界视为“另类”,连他自己也一直强调是在“被看不起”和骂声中成长起来的。从“冯五块”到“假面影帝”,冯军一直处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他似乎也很享受聚光灯下的感觉。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是冯军能在公众和媒体面前“混个脸熟”的关键,冯军自己也从不讳言这一点。“感谢媒体对我的关注,无论骂我还是夸我。我希望爱国者这个品牌真的能发展到全世界,为中国争光,就像索尼改变了全世界对日本的看法。”这是冯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一再说的话。
    2012年1月5日,两条来自原爱国者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总裁兼CEO曲敬东的微博被迅速转发,其矛头直接指向冯军。其中一条是:“冯军,如果你真的懂得感恩,你的企业就不会个个亏损了,趁着你今天还有钱去骗老外,赶紧反省一下。”
    在中国,已离职的职业经理人如此不留情面地公开指责前任老板的情形可不多见。冯军对本刊记者澄清:“这是典型的污蔑。在中国否定一个人无非用三种方法,一是说他钱上有问题,二是说他作风有问题,三是他身边的朋友说他有问题。前两个方面他们都找不到我的问题,就借我身边的人说我有问题。”
    记者追问,他所说的“他们”是谁?冯军笑称因为他“榨不出汁”来,所以有人想抹黑他,其中也包括很多媒体人。“我必须是个‘坏人’,否则其他人就成坏人了。”冯军对记者说。
    在爱国者内部有这么一个段子。某日开会,冯军问大家是否都有微博,大家全部举手。他又问:有谁关注我?依然全部响应。接下来问:你们谁评论我的微博?举手者开始变得寥寥无几。冯军非常气愤地说:“我现在被骂,你们竟然都不替我说话!”
    这同冯军之前所宣扬的对外界指责无所谓的态度完全不同。在与记者谈到外界的喧嚣时,他总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感觉,然后为自己做一番辩解。他说自己其实是个很简单的人,“你看我穿的衣服,是典型的西式唐装,猛一看是西装,而实际上是去掉所有扣子的唐装,这样的衣服我一下子做了4件。这衣服多舒服啊,和我做人一样,简单而直接。”
    冯军的一些“豪言壮语”经常成为话题焦点。当记者问及爱国者自从推出数码相机后,连续6年半亏损达数千万元,不得不依靠其他部门的支持维计时,冯军说:“日本品牌因为我们推出了800万像素的相机,反应比较强烈,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9个品牌集体降价,仅中国市场就降了30%……有人算了一下,因为我们的存在导致他们每年至少少挣了60亿美元。”
    他还做了个类比:“你看过《亮剑》吧?第一集中,李云龙用自己的两颗炮弹解决了前来围剿的日本人。”记者追问:“言外之意你就是李云龙,用爱国者相机业务的3000万元人民币亏损替中国省了60亿美元?”冯军马上纠正:“应该说‘我要向李云龙学习’,不然又有人说我狂妄了。这是1∶200的投资回报率,你说该不该投资数码相机业务?我其实就是董存瑞,我在前面炸碉堡,还总有人说,你看,爱国者相机亏了那么多,做得那么差。我冤不冤啊!”冯军最后下了一个结论:“为了给中国人省钱,我们亏得值啊!”
    冯军真如他的品牌一样“爱国”,还是为他自己脸上贴金?对这个问题可能见仁见智。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如果没有爱国者等国产品牌的数码相机业务参与竞争,国外品牌势必会形成技术壁垒,垄断市场价格。
    不过,冯军善于炒作这一点几乎已经成为网友对他的共识。裸捐门事件就是对冯军本人最大的质疑。从2011年8月9日起,冯军坚持每天发一条“感恩微博”,在第33条中,冯军写道:“感谢生我养我的母亲和祖国,我冯军自愿在我活着的时候,就将我个人的全部财产逐步捐献给社会,用于公益和慈善事业,当我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身上盖着最爱的中国五星红旗,我就心满意足了!”尽管冯军微博显示有46万名粉丝,但之前他每条微博的转发次数只有10次左右,而裸捐的这条转发量却陡增到近千次,在他的微博中格外显眼。这也引发了网友对冯军发裸捐微博动机的质疑。
    据媒体透露,冯军长期对负责爱国者品牌宣传工作的企划部极为不满,认为“爱国者相关产品的曝光度远远落后于其他厂商”。为此,冯军做出了让公司内部震惊的一项举动:当众对爱国者企划部所有员工下跪并磕头,恳求企划部“不要再耽误企业发展了”。
    据小道消息,正是冯军的下跪和磕头才促使企划部员工策划了这场裸捐行动。在“下跪事件”发生后不久,冯军就开始每天发感恩微博,并在2011年9月10日引出了国旗和裸捐话题。
“爱国者不能上市”
    在国内企业争相上市“圈钱”的潮流中,始终不见爱国者的身影。去年以来,冯军频繁听到旁人的惊诧之声:“爱国者还没有上市呀!”
    冯军曾多次对媒体表示,当旗下的子公司上市后,集团才会上市。但2009年,集团人力资源部却给员工送来了一份“大礼”——“准认股权书”。按照其中的规定,根据员工“2010年全年的业绩表现和为公司作出的贡献”,每个人获得的股权价值不等,但基本上普通员工不低于50万元人民币,管理层则多达上千万元。
    这看起来是一件让员工欢欣鼓舞的大好事,却由于公司迟迟不上市而成了“鸡肋”。有员工评价道:“爱国者品牌价值108亿元人民币是品牌公司给出的估价。但我们拿到的就是一张‘奖状’。”另一位已经离开公司的老员工则说,等上市等了四五年,一直舍不得走,现在看来依然遥遥无期。
    对此,冯军的解释是:“现在一上市,竞争对手就把我看得清清楚楚了。我不能过早暴露自己的实力,上市是早晚的事,但暂时不会考虑。”他走到办公室书柜前,拿出一本8开大小的英文杂志,打开塑料保护套,是1937年的《LIFE》(《生活》),他小心翼翼地翻开,给记者指了指其中的一页,是当时国民党对共产党领导人的悬赏通缉令,“历史惊人地相似,当年陕北的共产党为啥不‘上市’呢?现在让我上市就像是被通缉一样,多危险啊!”刚刚还言之凿凿地谈到不喜欢把一切藏起来的冯军,转眼间就变成了一个保护主义者。
    看起来冯军非常喜欢研究历史。“当然,我喜欢历史。通过历史可以知道未来。老祖先说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真是太准了,中国的品牌发展史也同样如此。1919年以前,中国全是老字号,民族品牌特别受信赖,比如同仁堂;1919年之后洋货开始盛行;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又出现了很多民族品牌,比如飞鸽自行车;1979年中国改革开放,又开始倾向于国外品牌;到2009年,中国企业越来越壮大,未来一定会出现很多中国品牌。”
    但目前中国还是没有能够在全世界范围内被广泛认同的民族品牌。“我们不是已经开始崛起了吗?我现在做的事情也都是为了中国的民族品牌。”
    钱对冯军来说,似乎已经不是特别重要了,他甚至打算在百年之后不给自己的夫人和孩子留一分钱。他自言内心很强大,对外界评论基本上是无所谓的态度,而且认为自己实践了清华校训“自强不息、厚德载物”。在冯军看来,能够做出一番成绩的中国民营企业家大多有自己的特点,他们说什么并不重要,外界应该关注的是他们做什么,比如冯军是否真能把“爱国者麻将”打好,把品牌推广到全世界,真正实现他所描绘的蓝图:“把爱国者打造成令国人骄傲的国际品牌。”

    
信息公开
    
   
   
   
   
   
   
   
   
  
新闻资讯